喜信小組  王美智姐妹

相信每一個人都有照顧親人住院的經驗,但我的經驗卻是我一直以來很大的陰影。父親在我求學的階段的時候,因為工作跌倒受傷而住院,不知是否因為有傷到腦,導致行為有很大的改變,住院期間常常自己拔掉管子,任血液外流、護士要量血壓體溫完全不配合、更不要說要抽血驗尿了,每次都鬧得天翻地覆,讓我覺得很丟臉,常常一個人不聽使喚的跑出去外面,帶他往東,他偏偏要往西,我氣得一直跺腳罵他,好希望自己跟他完全不相識,在醫院陪伴老爸成了我最排斥的事。

自從我自組家庭後,我的重心完全移到婚姻家庭,爸爸的照顧完全落在哥哥身上,但就在數月前,哥哥因為車禍,導致不良於行,所以老爸看病、拿藥都需要換我來做,看病拿藥都還好,但要帶老爸去抽血這陰影我很擔憂。老爸抽血時不願伸出手,我站在旁邊完全沒辦法,檢驗人員決定要取消,我只是靜靜的望著坐在輪椅上的老爸,心裡想,要是我是他,我想我也會如此。於是我推著輪椅出去,其實我也不想勉強老爸,但如果沒有抽血報告,醫師就無法開藥,我閉上眼睛開始禱告,我請上帝告訴我,該怎麼辦~我深呼吸,告訴自己不要急,要等待,我張開眼,看著眼睛緊閉的老爸,我問老爸早上吃了嗎?握著老爸的手,很冰,於是我握的更緊,想用我的體溫暖老爸,我握一下,老爸就壓我的手一下,我繼續跟老爸玩著,看他放輕鬆了,我問他我們回去吃飯好嗎?許久…老爸才說:「好啊!回去吃飯。」我再試圖問,那抽完血再回去吃飯好嗎?老爸又閉上眼睛不語…正當我要放棄時,老爸說:「抽啊!」我說:「會痛一下,你可以嗎?」老爸說:「就跟被蚊子叮一下而已!」我直稱老爸:「好棒!」

6

詩篇 30:11-12 你將我的哀哭變為跳舞,脫去我的麻衣,為我披上喜樂,使我的靈歌頌你,不致緘默。耶和華-我的上帝啊,我要稱謝祢,直到永遠!於是我推老爸到抽血桌,我信心大增,一直跟老爸對話,稱讚老爸,老爸開始笑呵呵,過程中也很配合,沒有不悅和掙扎,瞬間我感謝主扭轉我的脾氣和態度,我想以前的我面對此狀況必定爆跳如雷,生氣老爸。如今我完全不敢相信我能克服這個困難…等待開藥和領藥的時間,我開始流淚,上帝給我不一樣的心境,不一樣的人生,讓我重新找回與父親美好的關係,讓我心中充滿愛與盼望,就從我將神放在我心中開始,上帝屬於我,我屬於上帝,有神同在好像什麼問題都有了答案。